别来无恙

好久都没有在Space里面写字了,先是在Qzone里面写那些风花雪夜一样的句子,再后来就是越来越懒了。

今天和ZM一起吃饭,说到博客的事情——起因是我在找关于New Channel和Kaplan合作之后推出的iBT的培训是不是值得一试,找到一个在太傻上发帖的女孩子的帖子,然后跑到她在Blogbus的博客里留个了言,第二天就接到了回信, 女孩很热心地帮我解释了一些问题,PS,真的是很汗颜,高中生都考到了100多,偶却名半推半就地遭遇了惨案……——提到了上学期和SF,JL,金莲一群人一起做一个未果的项目时,曾从一位研究计量心理学的博士那儿得到的观点:基本上长期独自写字的人不大会是坏人。当ZM想要辨驳时,我无比神圣地说出了这句话的出处,于是,这厮开始边低头吃鸡,边咕哝:我也得去写一个博客……

ZM,KK还有好几个人都保研了,十一前看到那个保研的分数时,我科研那栏的0分似乎既是在印证我对自己性格的把握是如此精确,又在向我展示其实这边风景也好。给ZY发短信,说算是不保研了,他回了条: 你不本来就打算出国么?是啊,我本来也就是要打算出国的。从断然拒绝,到答应,到努力,到受挫,到再起,到现在,其间的种种真的是很难以用言语来描述。或许等我出国成功,或许等我功成名就,或许等我垂垂老矣,这些时光是怎么样地作用于我的生命方才是一道看得见的结局的风景。

平心而论,在不断的纠结与反思中,英语长进很大,至少学术文章已不是太大问题,GRE的题目也是越来越顺手,词汇的贯通在陈绮的带领下也有日渐精进的感觉,还有二十天不到的时光,最后成功还是失败,对我显得又重要又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这是目前我考虑到的唯一的成长道路,不重要的是这个结果无论怎么样,我对自己都已无愧。倘若失败,只是觉得对不起爸爸妈妈和所有关心我的人们,这一次,这一年,我拼尽全力地去奋斗,倘若最后仍然疲惫地站在了你们的面前,请不要说我一无所有,请不要怪我两手空空……

C要去找工作了,这个永远都不会静下来好好看收,永远都只知道的把好看的手放在龌龊的鼠标上,把大大的眼睛放在电脑面前坏掉的人,还是要选择了一条大相径庭的路,结局从来都没有看清楚过——每每碰触到一些事情便没有了回信,逃得掉的么?J说明天就要再上重庆去了,这是个幸福的人,爸爸妈妈花了大力气置好了房子,虽然孒然一身,可倒底有靠脚的地方了,前些日子聊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心里面便泛起了对往年的故事无限的怀念之中,大大小小,渐次开来,J说他房子下面就是花市,我说那去卖花吧——我是一个恋旧的人,所有用过心的,都不愿丢掉,哪怕曾经有过怎样的生疏。ZY上周很诡异地打电话来,说他得了肾结石,外加可能糖尿病……于是很郁闷地宽慰了一翻,顺便提醒了他要注意一下ED的问题,当然后来的结果并不严重,糖尿病纯属子虚乌有,而肾结石也是喝水就好的问题,不过心里却是宽松了一下,除了家人,这是唯一的在我阴历生日那天发短信给我的人。

这几天,在别人的博客里听到的歌都已不熟悉,仿佛与这世界隔了很远的样子,猛然间翻了翻岁月这沓纸,灰尘扑面间大大的20已经赫然在目。那天看一个人的博客,写他在北京的风里看见一个老乞丐在风里面艰难地行走,就开始想这老人在年轻的时候倘若知道未来的某天他将如此痛苦地争扎着,那他是否还有生活的勇气与信心?——这事其实和算命一样,总归是怎么看的问题。看过Randy Pausc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上做的名为“Really Achieving Your Childhood Dreams”的演讲,心中满是感动。这个影响了整个世界的人,这个在癌症晚期还要给妻子浪漫生日的人,不仅仅connecting the computer science & the art的,更加向人们展示了人是如何面对死亡。他的PPT让我记忆犹深,从网上Down到他的原版PPT后,开始一起回味了他的童年的所有梦想,重要的不是梦想,而是如何实现梦想的……

 

dinghy

Oct. 7th,200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