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dvent of GRE in Jun 2008

TEST: GRE

8:30 a.m.  Paper-Based Session of Split General Test

DATE: June 7, 2008

CENTER NUMBER & ADDRESS  

CENTER NO: 10605

CAPITAL NORMAL UNIVERSITY

ADMISSIONS OFFICE

BEIJING CAPITAL NORMAL UNIVERSITY

105 N. XISANHUAN RD

BEIJING  PRC

 

突如其来的GRE——九个月前我报名的时候这么说过。现在也一样。
昨天晚上决定十月再考一次,无论如何,现在感觉已经有了,照此下去,10月拿到1400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打电话回家给爸妈,爸爸疼惜觉得太累——

6.7,北京,GRE笔试;

6.15,北京,数据库大作业;

6.16——6.28,北京,期末考试;

7.1-7.15,北京,新东方,TOEFL强化班;

8.24,重庆川外,TOEFL;

9.1-9.21,北京,实习;

9.15,北京鼎钧,GRE AW test;

10.25,北京,GRE笔试……

还有PS,推荐信,圣诞节前要快递出去的材料——2008年,我渴望在这样的奔波里再次涅槃。


已经忘记了多少次看到熟悉的单词却张口说不出意思,已经忘记了多少次翻开红宝的时候发现某个词的解释并不合适,已经忘记了多少次打开字根词典的时候对一些单词的意思来源恍然大悟,也已经忘了多少次迷失在26个字母的随机组合中……最初的盲目坚定,已经在慢慢消解,而剩下的只能凭借说服自我的坚持。
一直在想,大学四年里,我褪下了中学的光环,慢慢隐没,偶尔偏执异常,大一下与大二上,花了一年的时间和两千多的钱读了那年我所能见到的绝大部分的有深度的报纸和杂志;而此前的大一上,在不同的声音和教导中迷茫地过着大学生活——怀念故往,独自行走;大二的下和大三上,我终于渐渐明白,有些人们热逐的东西并不适合我——比如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在烈日或者暴雨中服务的公司,有些我所擅长的东西并不能总是见效——比如我在管理学科的课堂上曾自以为豪的信口道来,广为联系。
2008年的冬天,在新东方魏公村的GRE班里,我听着五位老师的讲授,关于英语,关于前程,关于人生,关于他们自己的和他们听说的故事,受益匪浅。——有些人是值得一生尊重和感恩的,因为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而言语中间,冷暖自知。
我并不是一个可以没有理由地做一件事的人,所以当我发现红宝的麻烦和困难之后,毅然决定搁置它。从《英语词汇系统简论》这样的假说一直到刘毅的字根词典,我重新经历了一次英语发展的历程,所有的前缀、后缀、词根都是如此有来历以至于我再也难以嘲笑英语的历史不如汉语渊源流长,此后对于单词的学习和认知,我以为,是对一切人类文明发展史的适合的尊重!
6.1之间,总结了前面读过的书,并把红宝里的每个单词配着字根词典看了一遍,然后就发现感觉就已经有了,只要愿意,可以一天之内过一次红宝了,当然,如果再配上字根词典,要慢一些。只是这感觉对于6G来说似乎有一些晚,于是转向10G。

 

没有回小C的短信。
今天看到他在线上,仍然没有理睬。
我都惊讶于自己的麻木——或许真的是忙得已然不知疼痛?

 

还有不到48个小时了就要考6G了,突然想起2月分G班的最后一堂阅读课后,刘建中老师引的梁实秋先生的那句话:


这一次你走,我不去送你。下一次你回来的时候,无论是风是雨,我都去接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