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08

日记,关于宅男出关

昨天,偶出关了。

约了小叶同学一起去买鞋和裤子——事实证明这个小妮子还是比较讲良心滴,请我吃了一顿饭,还陪我逛了一个下午……

中戏这个地方果然是很爽歪歪滴,人都生得很整齐,比较养眼滴说,小叶说这个地方的人不喜欢死读书,偶苦口婆心滴劝说一番,但是在最后的“胡”中,我颠覆了自己滴看法——奶奶滴,胡了,还读个屁的书~

在小叶同学的强烈建议下,去了王府井,话说这个地方也是很久没有来过了,昨天人不是很多,风比较大,买了一双鞋,一件帽衫,讨论了关于男女之间的极端行为(非SM)的各种传说,然后心满意足滴走掉……

公车上,讨论各类同性恋问题,事后觉得我们聊滴话题怎么都这么沉重?

然后是华宇,回来的滴时候小叶看上了一只两块钱的小熊,我慷慨滴帮她买了,然后开始意淫这熊被搞死的惨样,或者被大脸吓死滴样子,呼呼~~~

回来后睡了一阵子,发现购物确实还是很有乐趣~~

亮亮把这个称作女人的功能之一~

日记就是要这样才足够~

神那

胡!

11/24/08

这些波澜不惊的日子

这些日子就这样慢慢地过来,需要写下些什么当作纪念?是耕耘后的丰收, 还是徒劳尽头的无奈?

这些故事就这样静静地写完,终归浮现出所有情节的伏线。是看透了繁文缛节后的平淡,还是只猜中了开头的哑然?

淡淡玩笑,淡淡辛苦,淡淡孤独,淡淡悲情——平平淡淡的生活,仔仔细细地读书,在心烦意乱的时候去异域的文字里寻求安慰,在困倦难扼的时候去远古的意识里享受平抚。曾说这是独处一世的超然,曾说这是欲说还休的矫情,无论怎么样都很好。

越来载缓慢地意识到,能再写精雕细琢的文字已是不能,一半是因为没有时间雕琢,一半是因为雕琢也已不能成形,这十个月的日子里,竟像是汩汩的溪流,把我脑海深处关于那些美好词语的记忆冲刷干净,很慢再去一个个重新拾起。

我相信,在那些遥远的岁月里,有另一种文字也应该有同样的魅力让我流连和追逐。到后来才发现,本已是偌大年纪,风花雪月都已淡去,不管是在哪里。

这十个月,在大脑里是什么样的变化呢,在心里是什么样的变化呢?好像多大的挫折都不算是挫折,仅仅是来不及觉得挫折;好像多大的嘲讽都不算是嘲讽,仅仅是不想去感觉嘲讽;好像多大的失落都不是失落,仅仅是不愿意承认失落;心里竖立起的那些强大、牢固的防护果然就是所谓成熟、隐忍的标签么?诚然,他们某一天也会被某些人某些事,一推就分崩离析。至少目前是安全。

隔离得太久,似乎都有些不习惯突然的融合,就好像突然忘了应该怎么样和怎么样的人们打交道,好像越来越害怕对某些人说错话,也越来越无所谓说错话,矛盾么?抑或只是害怕失去。

想人安慰,却从来没有找到过。

现在想来,倒是和Y的那些恋爱的日子是最大学后少有的些许快乐的时候,个中夹杂些的不好也都渐渐落去,留下的,除了那些礼物,就剩所有关于过去的温暖回忆了。毕竟,我用过心的人,我又能怎样?

我固执地说着出国的条件,学校排名低了不去,没有奖学金不去,固执到可笑的地步——一直都在想,谁会在乎我的固执呢?有些客套的关心我心里清楚,有些刻意的漠视我心里清楚,有些畏惧的后退我心里清楚,有些包容的无奈我心里清楚。呵,强大么?谁知道呢?

前路漫漫,真的很想随性地活着。

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人烟不会阜盛,草木却很丰富,有动物依偎,有爱人陪伴,做饭,看太阳落山。

写想写的字,念想念的人。

有些幻想,爱情就诚然如同这般强大的力量吧——安静却凶悍。

于是想谈场恋爱,在那些波澜不惊的日子后,继续下一次美好的开端。

 

 

丁一

2008.11.24夜

11/17/08

想起那些难过时候写下的字

我记得2006年春末夏初,在某个博客里写过一些不清不楚的话。

那个时候上c++的课——事实证明是我大学四年里成绩最差的一门课,有一次心情差到极点了,不想听老师的声音——一直奇怪为什么大舌头成这样还没有去治一下,这口发音偏差极大的普通话带着那从来就没有描述清楚的各种概念,就成为大二一年最恐怖的事情——心里难过,泪都涌到眼睛里了,哭又不能哭出来,于是就打开新浪写博客的页面,不开输入法,同时按照五笔的打法打字,于是一串串字母就飞了上去,只记得打的都是些无聊的字:你知道么……,我也不知道……,这样很没有道理的话,后来也不再记得。

去年的时候,我尝试去搜我当时注册的那个用户名,当时写下的那些博文,那些奇怪的字母组合,未果。笃信自己搜索的能力,以为再也不会有人可以找到,即便是我自己。

所以,很多时候,记忆需要一个载体,因着我们的头脑太不可靠。

我只是还清楚的记得那些话是写给谁,五月的阳光明媚到了忧伤的地步,那个时候真的是很俗啊,也不知道辩解,也不知道解释,懒懒地,就这样错过。

我甚至也不只道以后还有没有可能去挽回,我所做的又有没有意义,但只是想倾囊一次,去找那次大学四年里最重视的情份之一。

花径不曾缘客扫。

于是迄今也没有去总结这些时光,总觉得亏欠些什么,不知道是对人,还是对时光。

同样算得是心里头最大的痛处了,至少这些年会是这样,有时候也会想,怎么就这样了呢?

所以,那些遗憾的没有来得及去弥补的事情里,有一半都是忏悔。

想起来难过的时候,但禁不住想起那句话——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可是不是啊,我确证自己又不是这样的心情,到后来只是觉得自己在很多事情上没有办好,也没有能力再去办好。

所以,我也不曾为自己去办过。

碎碎念。

黄药师喝下那坛“醉生梦死”后,问西毒:我们认识吗?西毒说:何止认识,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只是现在不是了。

我生命里有太多的巧合,以至于我一直相信命运的强大和叵测,但这一次,我不想是暗示。

如此而已。

11/4/08

How long it takes to reach the future

我也不知道这种任凭时光流逝的日子还要过多久,有时候连自己对自己都感觉不太熟悉,表面的平静掩盖所有关于叵测前途与未知将来的焦灼,有时候走在初冬的校园里,会有些微的难过——从来都不想把生活过得如此狼狈。

一直都在告诫自己,所有的决定只是为了以后的不后悔,可是总是在后来才发现,当初以为的不悔,总有些牵强的味道,想来正如今天的我无法揣测明年的我一样,去年的我又如何可以想到现在的我是怎么想到的呢?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说别人,其实也是说自己。

有些敏感,于是加倍地去寻找什么,于是那些无聊的、隐诲的、恐怖的、难解的话就出现在我和小C的聊天记录中,然后从劝解和愤怒的回答里找到一些被重视的快感——很BT行为,这,我也知道。

内心甚至对自己所做的,所想的再清楚不过,甚至想到,倘若我面对另外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我肯定会把所有的问题都一个一个地指给他看,然后期待改进,可是,糟糕的面对自己。小时候,老师们常说人最难地是认识自己,现在我倒觉得,人最难的是面对自己。

很多不好的东西,像浮燥啊,失望啊,恐惧啊,都在准备考试地过程里被磨掉差不多了——因为这些东西好像并不能处理那么多的单词和习题;像希望啊,期待啊,乐观啊,都在准备考试的过程里被培养地足够丰富了——因为这个过程里,除了自娱自乐,或者苦中寻甜,似乎也再没有别的方式可以慰藉。于是,看起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单词量,英语,脾气,习惯,可是还是没有办法安静地等待结果,我果然不是可以真正超然的那种……

其实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所为是否真正地顺从了自己的内心,我真正希望的是否真的如此?

又或者说,眼下的故事,也会是未来的序幕?

无从而知。

明天春天的时候,会计划一次旅游,安静的旅游。

且不管身后的是叹息还是愤怒,是同情还是嘲讽,本就是一个内心桀骜的人,也不必再去在乎。

2008年都快过去了,20岁悄然无息的来临,最为一个安静的生日,甚至很少短信,真的是消失太久了吧。

不过,喜欢被遗忘的感觉。除却对于妈妈可能会有的愧疚。

有些关于伤感啊,难过啊,青春啊之类的感伤,也早已在多年的浪费中变得稀薄,甚至别人删去的一篇文章都足以再次稀释这些回忆,也许,我真的很老了。

However, I still fail to find out how long it takes to reach the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