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long it takes to reach the future

我也不知道这种任凭时光流逝的日子还要过多久,有时候连自己对自己都感觉不太熟悉,表面的平静掩盖所有关于叵测前途与未知将来的焦灼,有时候走在初冬的校园里,会有些微的难过——从来都不想把生活过得如此狼狈。

一直都在告诫自己,所有的决定只是为了以后的不后悔,可是总是在后来才发现,当初以为的不悔,总有些牵强的味道,想来正如今天的我无法揣测明年的我一样,去年的我又如何可以想到现在的我是怎么想到的呢?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说别人,其实也是说自己。

有些敏感,于是加倍地去寻找什么,于是那些无聊的、隐诲的、恐怖的、难解的话就出现在我和小C的聊天记录中,然后从劝解和愤怒的回答里找到一些被重视的快感——很BT行为,这,我也知道。

内心甚至对自己所做的,所想的再清楚不过,甚至想到,倘若我面对另外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我肯定会把所有的问题都一个一个地指给他看,然后期待改进,可是,糟糕的面对自己。小时候,老师们常说人最难地是认识自己,现在我倒觉得,人最难的是面对自己。

很多不好的东西,像浮燥啊,失望啊,恐惧啊,都在准备考试地过程里被磨掉差不多了——因为这些东西好像并不能处理那么多的单词和习题;像希望啊,期待啊,乐观啊,都在准备考试的过程里被培养地足够丰富了——因为这个过程里,除了自娱自乐,或者苦中寻甜,似乎也再没有别的方式可以慰藉。于是,看起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单词量,英语,脾气,习惯,可是还是没有办法安静地等待结果,我果然不是可以真正超然的那种……

其实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所为是否真正地顺从了自己的内心,我真正希望的是否真的如此?

又或者说,眼下的故事,也会是未来的序幕?

无从而知。

明天春天的时候,会计划一次旅游,安静的旅游。

且不管身后的是叹息还是愤怒,是同情还是嘲讽,本就是一个内心桀骜的人,也不必再去在乎。

2008年都快过去了,20岁悄然无息的来临,最为一个安静的生日,甚至很少短信,真的是消失太久了吧。

不过,喜欢被遗忘的感觉。除却对于妈妈可能会有的愧疚。

有些关于伤感啊,难过啊,青春啊之类的感伤,也早已在多年的浪费中变得稀薄,甚至别人删去的一篇文章都足以再次稀释这些回忆,也许,我真的很老了。

However, I still fail to find out how long it takes to reach the futu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