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那些难过时候写下的字

我记得2006年春末夏初,在某个博客里写过一些不清不楚的话。

那个时候上c++的课——事实证明是我大学四年里成绩最差的一门课,有一次心情差到极点了,不想听老师的声音——一直奇怪为什么大舌头成这样还没有去治一下,这口发音偏差极大的普通话带着那从来就没有描述清楚的各种概念,就成为大二一年最恐怖的事情——心里难过,泪都涌到眼睛里了,哭又不能哭出来,于是就打开新浪写博客的页面,不开输入法,同时按照五笔的打法打字,于是一串串字母就飞了上去,只记得打的都是些无聊的字:你知道么……,我也不知道……,这样很没有道理的话,后来也不再记得。

去年的时候,我尝试去搜我当时注册的那个用户名,当时写下的那些博文,那些奇怪的字母组合,未果。笃信自己搜索的能力,以为再也不会有人可以找到,即便是我自己。

所以,很多时候,记忆需要一个载体,因着我们的头脑太不可靠。

我只是还清楚的记得那些话是写给谁,五月的阳光明媚到了忧伤的地步,那个时候真的是很俗啊,也不知道辩解,也不知道解释,懒懒地,就这样错过。

我甚至也不只道以后还有没有可能去挽回,我所做的又有没有意义,但只是想倾囊一次,去找那次大学四年里最重视的情份之一。

花径不曾缘客扫。

于是迄今也没有去总结这些时光,总觉得亏欠些什么,不知道是对人,还是对时光。

同样算得是心里头最大的痛处了,至少这些年会是这样,有时候也会想,怎么就这样了呢?

所以,那些遗憾的没有来得及去弥补的事情里,有一半都是忏悔。

想起来难过的时候,但禁不住想起那句话——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可是不是啊,我确证自己又不是这样的心情,到后来只是觉得自己在很多事情上没有办好,也没有能力再去办好。

所以,我也不曾为自己去办过。

碎碎念。

黄药师喝下那坛“醉生梦死”后,问西毒:我们认识吗?西毒说:何止认识,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只是现在不是了。

我生命里有太多的巧合,以至于我一直相信命运的强大和叵测,但这一次,我不想是暗示。

如此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