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波澜不惊的日子

这些日子就这样慢慢地过来,需要写下些什么当作纪念?是耕耘后的丰收, 还是徒劳尽头的无奈?

这些故事就这样静静地写完,终归浮现出所有情节的伏线。是看透了繁文缛节后的平淡,还是只猜中了开头的哑然?

淡淡玩笑,淡淡辛苦,淡淡孤独,淡淡悲情——平平淡淡的生活,仔仔细细地读书,在心烦意乱的时候去异域的文字里寻求安慰,在困倦难扼的时候去远古的意识里享受平抚。曾说这是独处一世的超然,曾说这是欲说还休的矫情,无论怎么样都很好。

越来载缓慢地意识到,能再写精雕细琢的文字已是不能,一半是因为没有时间雕琢,一半是因为雕琢也已不能成形,这十个月的日子里,竟像是汩汩的溪流,把我脑海深处关于那些美好词语的记忆冲刷干净,很慢再去一个个重新拾起。

我相信,在那些遥远的岁月里,有另一种文字也应该有同样的魅力让我流连和追逐。到后来才发现,本已是偌大年纪,风花雪月都已淡去,不管是在哪里。

这十个月,在大脑里是什么样的变化呢,在心里是什么样的变化呢?好像多大的挫折都不算是挫折,仅仅是来不及觉得挫折;好像多大的嘲讽都不算是嘲讽,仅仅是不想去感觉嘲讽;好像多大的失落都不是失落,仅仅是不愿意承认失落;心里竖立起的那些强大、牢固的防护果然就是所谓成熟、隐忍的标签么?诚然,他们某一天也会被某些人某些事,一推就分崩离析。至少目前是安全。

隔离得太久,似乎都有些不习惯突然的融合,就好像突然忘了应该怎么样和怎么样的人们打交道,好像越来越害怕对某些人说错话,也越来越无所谓说错话,矛盾么?抑或只是害怕失去。

想人安慰,却从来没有找到过。

现在想来,倒是和Y的那些恋爱的日子是最大学后少有的些许快乐的时候,个中夹杂些的不好也都渐渐落去,留下的,除了那些礼物,就剩所有关于过去的温暖回忆了。毕竟,我用过心的人,我又能怎样?

我固执地说着出国的条件,学校排名低了不去,没有奖学金不去,固执到可笑的地步——一直都在想,谁会在乎我的固执呢?有些客套的关心我心里清楚,有些刻意的漠视我心里清楚,有些畏惧的后退我心里清楚,有些包容的无奈我心里清楚。呵,强大么?谁知道呢?

前路漫漫,真的很想随性地活着。

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人烟不会阜盛,草木却很丰富,有动物依偎,有爱人陪伴,做饭,看太阳落山。

写想写的字,念想念的人。

有些幻想,爱情就诚然如同这般强大的力量吧——安静却凶悍。

于是想谈场恋爱,在那些波澜不惊的日子后,继续下一次美好的开端。

 

 

丁一

2008.11.24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