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米的猜想》

也是好几个月以前的片子,今天才有时间好好地看完。第一次看到它的台词是在飞信上同学的签名里,“思念像草地上的蛇”。

起初,我以为这样的台词应该会是某段黑白镜头的画外音,或者是某段回忆的旁白,只是没有想到却是李米哭着背出来的信件,于是那些可以想像得很美好的景象就被实实在在的图片切割掉。想起一样的,有些平淡的字眼从一些人的嘴里说出来,从一些人的短信里发出来,就会变得特别的不一样。

不是锦绣文章,不是华丽词藻,爱情和幸福的平淡一如那些司空见惯的词语,妥贴而又熟悉。

关于爱情与物质。这是一个并不太特别的主题,只是每每演绎,每每还是会吸引很多人的眼球,而我也每每在结局唏嘘,或者流泪。这本是一个猜透了结局的故事,个中的起伏不多,还是让人心里难以释怀。也许,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以前,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许许多多平凡而美好的温暖故事。

并不是一个可以很坦然去回忆某些事情的人,有时候会刻意地不去提起某人,然后告诉自己已经忘记。心理学上说有一种现象叫做选择性遗忘,大脑会忘记那些令人痛苦的事情,我以为自己不是。因为那些东西明显幸福而又温暖,而且在某时某地刹那间划过大脑时,还会偶尔滔滔不绝地把它们讲给人们听,对有些细节的记忆,自己都甚感吃惊。

于是,觉得痛苦的来源并非痛苦的回忆,因为大脑早就过滤掉。可是,是美好的回忆么?

是吧。这一生里会有无数的人错过,错过某些人是追悔莫及,错过另外一些人是有缘无份。到后来,回忆里便充斥着各种各样美好的故事,在不经意的时候被拾起来,才明白当初的异样芬芳。

平淡的生活并非不是乐趣,常常想自己是一个甘于现状的人,没有特别的情况,一点都不愿改变周围的人事,对新的环境表现得总是后知后觉的样子。以前总是会给自己设下太多要求,要这样,要那样,到最后却发现完全没有必要。北京的城里有着无数的古建筑,而我也曾去过炎帝陵这样的地方,古老的东西带来最多的就是对生命渺小的感知——无论是叱咤风云还是庸庸碌碌,数年之后都再无区别。纵是英雄或者传奇,人们膜拜的也只是他们想像里的那个,从来都不是英雄或者传奇本身。

如花美眷是喜,似水流年是悲。

这些日子偶尔还是会被一些事情弄到很沮丧的时候,可是恢复却很快了,因为越来觉得自己慢慢地在卸下自己加上的包袱——庆幸自己发现的早。其实挫折的好处在于,人们会慢慢地把挫折不当作挫折,喜悦的门槛降低,会更加容易快乐。昨天看《Boston Legal》,Danny在最后和Alan的对话。

—-Alan, the one thing you sometimes forget is no matter how hard your day, no matter how tough your choices, how complex your ethical decisions, you always get to choose what you want for lunch.

—-Daily, I’m amazed at your inexhaustible ability for just live.

—-Either that or die.

喜欢这样的生活,简单——不去问未来,然后就会发现决定每顿饭吃什么就已经是最大的困难的。

很多事情都会遵循最简单的道理,失去过的不会再回来,所以,珍惜这些时光最为重要。

我想,倘若方文不曾离开,同时也写给李米同样的54封信,他们也会幸福吧?因为李米记得方文说:遇到你是我这么大最好的事情。

这样也就够了。

 

 

丁一

2008.12.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