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泥小瓦炉

天有些晚来欲雪的味道,但不知道为了什么,北京的雪在寒冬里一时迟迟未到,L说怀念当年的快乐场面,KK说一直在惦记这件事情,可是雪终究还是一直没有下。

前些天和L聊天,聊我们的过去和一些彼此都没有去解释的误会,在寒风凛冽里回忆往事幕幕,讲那些温暖的释怀的句子,抱怨着自己的不理解,然后感慨。我的心里面有着疼痛的喜悦,高兴的是终于还是可以冰释前嫌了,疼痛的是这么好的日子怎么就被我生生地给撕碎了呢?回忆大二下到大三开学的那段时光,真的是很迷茫的状态,睡不好觉,见到熟人也没有打过招呼,从来没有感知到背后那么多的关心,还理直气壮地离开了。往事不堪回首。

而小L一件件为我拾起这些的时候,我的思绪穿过厚厚的英文字母织成的墙,一次次去抚慰曾经痛苦的焦灼的心灵,一遍遍吟着忏悔的祷告词——那都是怎么样被我丢弃的岁月啊,翻飞间穿过我的十九岁,再也回不来。

再也回不来,小L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头转向右边,看小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们,眼里一片朦胧,脑海中片片的故事像落叶般地飘落在地上,化成泥土,然后消失不见。如同我消失的整个儿时光。我心里默默地念着:倘若重来一回,我定不会把事情做得这么样糟糕。

可是L还不知道的,而我再也不愿去说起的,在2007年的春天,我被远方的一些事情怎样地撕扯过——有关于爱情、友谊和理想。

人终究还是回不去吧,今天我和KK吃夜宵的时候,我咬掉一片肉,然后如同手术台上麻木地医生一样条分缕析着关于另一个故人的种种,讲述我的感慨,语气客观而又冷静,说的好像是不相关的人一样。

想起来,大学四年,大二的四五月份开始,就被某SB吵到夜晚睡不着觉,再加上越来越多的远处的烦心事情,终于影响了身边的关系,失去了我本牢牢握在手里的难得的关于友谊与幸福的许诺。珍惜当下,人越大,总是越害怕失去,大抵是因为再也失去不起。

所幸,我还能再次走进小L的生活里——命运待我不薄。

也是很少的几次时隔多年还会去解释、去忏悔的事情了,我的生命里关于后悔与解释的场景从来都很少发生,倘若发生了,肯定是因为自己一直都很在乎。

所以,还有一些人一些事,我就懒得再去开口,再去辩解,再去澄清,既然已是如此,那便不问当初。

一直都在骄傲地行走,内心坦白,不打诳语,如此而已。

 

丁一

2008年12月19日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