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or something like that.

 

开学以来都是在没有感觉的日子里度过,等学校,发信套瓷,幻想减肥,外加练些字,练些发音,再加些对毕业论文的焦虑,日子平淡无奇,可是好像也是五味杂陈,希望、兴奋、焦虑、担忧,一样都不落下。

 

这样,我对于生活的看法也在慢慢地发生变化。一直认为生活是一段一段的,有一段时间会特别苦恼,而再过一段时间又会特别兴奋,会有一阵子特别寂寞,而有一阵子会无比喧嚣;然而,自从我理解当下这种生活的状态之后,又觉得事实上不是那么样的。生活一场,也许任何时候都是百般滋味的,只是刚刚好在那一瞬间,我们去感受到它的姿势不一样。就如同用舌尖去添冰淇淋,就会觉得甜味十足,而直接塞到嘴里的时候,冰淇淋却并不如那般可口,科学家会说感觉甜的味蕾分布在舌尖——可是这些客观的事物教给我们最简单的道理,生活本身从未变过,变的只是我们体会的姿态。

 

既然自己没有太多事,想记录一下周围朋友的事情。

 

小宝ICBC的事情被搁浅了,确切地说是被黄掉了,原因其是就是因为学生证上专业名称写的是俗称,而不是那一长串当年写在招生计划里的骗人的名字。这件事情我听说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感慨——谁知道2005年的9月写下的几个字,竟然应验到了2009年的春天,还和找工作的事情联系上了——算是因果么?不算吧,难以理解,算吧,接着来的就是我的愤怒,似乎小宝自己还要开明一些,可是我心里就不舒服啊,这件事情本来就可以积极地解决的,只要ICBC积极一点,学校这边什么证明都可以开的,但结果却是黄了……小宝能说什么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有摆手重新来过吧,这遭经历也许是一笔财富,就如同当初写的那个专业名字是个挫折一样。Bless~

 

老廖考研挂了,投身到找工作的大流之中。河北、云南……看他Space里提到的地名便可以想像跋涉的艰辛,毕竟不是去旅游,沿途虽有一路风景,但终究只能匆匆略过,前方,许又是一张挫败,许就是未来数十年栖息的所在。自古英雄多磨难,Bless~

 

成仍然延续着数年的风格,不急不缓,只是好像把网游变成了网页游戏,继续其MS无忧无虑的生活,或者说其已渐行渐远的生活。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一点变化我都难以习惯——难道真是交往太久,习惯太过?

 

钰妹儿在短信里说她在重庆安慰某些人,老的,小的,反正都是她的长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也觉得有些感怀——这样,我们这一代人就算正式地与这个时代交手了吧,无论是工作,学习,还是生活,情感。

 

亢亢去了三峡,在那里享受具有排他性的网络,牌,档案,以及其他。他该是我周围里比较顺顺坦坦地行进,没有太多意外,结果很好的一个了——安心学习,努力完成作业,按时到堂上课,认真准备复习,高学分绩,实习,保研。乐天知命的人,虽然没有波澜,但果实也是连我这样不安分的人看来都觉得诱人的。

 

轩哥的五道口梦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戳了,也走在了找工作的路途上。这是一个特立独行且很有主见的人,前路漫漫,唯伏首前行矣。

至于ZM这个家伙,在做完某个软件的汉化之后就开始了其游戏+女朋友的混沌日子,略过不表。

 

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都细想不来,TJ的Offer,昆姐的申请,等等。真要是如流水一样记下来,就会发现周身一遭竟然风云变幻。

 

生活啊,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