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今天和同学讨论了一下关于信息量大的时候,人的选择是倾向于更加容易还是更加困难的问题。一半是和毕业论文相关,一半也是自己本来有些疑惑。

信息经济学解释了在信息不对称的市场上的决策问题,经济学有经济学的术语和逻辑,回到现实生活之中来,却不乏有些质疑——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对商品本身或者需要了解的对象本身缺乏认识,更多的时候更像是对其相关的信息缺乏认识或者相关的信任。

比如石油价格在去年的时候疯涨,与时同时,数据却表明全球的石油实际需求并没有增加,相反,石油的产出还略有增大。按理说,供过于求,良好的市场上价格应当下跌才是,但是各种各样的言论充斥着整个世界——人们倾向于去解释石油价格为什么上涨,而很少去考虑上涨的最初源动力是什么。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们忽略了最初的动因,转而尝试用各种理论来解释目前的现象,或者用这些理论来充当最初的动因,但并不能解决问题。

一个显然的例子就是“石油储量峰值论”,用这个观点来解释油价上涨的人倾向于认为世界发现石油开采已近顶峰,未来些许年将会出现油荒,于是各国就开始进行油储备,这样导致了油价攀升。初看上去,这样的解释既符合事实,也暗含逻辑。但问题在于,这样或许可以解释油价为什么上升了,但却无法解释油价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上升了。因为世界认识到石油的有限性已很多年,为什么独独在这个时候发觉需要进行事先储备呢?

实事求是,这是母校的校训,很多时候我们还要考虑到,这里的“是”,其实和“知其然,知其所以然”中的“所以然”是一个意思。理解到这个层面,那么我们对于问题的思考就不会停留于事物的表面的联系,也不会仅仅局限于找到一种对于目前现象的合理解释。

而论及人们在信息量巨大的时候所产生的决策问题,或许还更多地与人们的知识水平相联系。这里的知识水平与处理相关信息的能力是正相关的。

第三点是对于信息的态度。比较接受的说法是世界是由物质、能量和信息三者够成的,也可以说这三者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三种方式。但是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就必须把这个世界当成信息的集合来加以概括和论述呢?显然不是。正如工业革命里,人们发现世界是由原子构成,但时至今日,除却少部份的科学家外,大多数在看到一样事物的时候,不会将其分解为原子来进行对待,而科学们也似乎并没有做这样的努力。同理,我们没有必要将信息的认识做到一个普及的程度,那样完全不助于大部份人们的生活——试想,一个整天埋头耕地的农民为什么必须要知道他脚下的土地由不同种类的原子构成呢?同样他为什么必须知道他的行动本身富含信息呢?

所以,信息的观点,有助于我们去认识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去进行思考和创新,但并不需要去普及。或许所有与此相关的人们都应该认识到这一点,才可以避免我们写一些无关痛痒的科研文字,做一些可有可无的观念转换之类的呼吁。

信徒们依然声称他们热爱上帝,却不并影响他们自得其乐地使用自然科学的成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