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小札

4月9日——4月21日,将近两周的行程渐渐落下帷幕,这个时候我在成都宽窄巷子对面的宾馆里,为此写一份小小的札记。

4月9日起飞,抵达桂林已是翌日凌晨,到宾馆安顿下来后,突发奇想地开始看存在计算机里的一部电影,一直到早上5点,然后七点半的时候被一群旅游的老太太高声吆喝同伴的声音惊醒。起床,去吃了一份米粉,然后下午在笔记本上搞定毕业论文的初稿,晚上到桂林的市中心十字街吃了一份网友推荐的米粉。再从十字街走回来的时候,略微领会了这个城市风景的美好。

4月10日依旧如常,只是一大帮人会到来,开始有点小小的期待。晚间接到了云云,大黄,晓晔,熊钰一行人,安歇,一夜无话。

4月11日出发去阳朔,路上大家慢慢开始熟悉起来——当然,是以践踏云云为手段。到达阳朔之后,下榻在莲莲旅店的一号分店,就在西街边上,与街隔了两三幢房子,安静了许多。中午吃了一顿莫名其妙的砂锅饭,其命名法极为西化——所谓饭名,就是把这个饭里所有的成分名字罗列出来,比如“腊肉鸡腿卷肉紫菜砂锅饭”云云……然后骑自行车去遇龙河坐竹筏,自行车是这样分配的:我和大黄一辆,朱云和晓晔一辆,熊钰和导游一辆,护士姐姐一辆,这种分配方式直接造成了三个男人之间后来错综复杂的奇妙关系,暂且不表。竹筏的分配上,由于护士姐姐的退出,造成前面四位同学一男一女结伴而行,而我只好独自坐了一乘。途中巧遇一个女生也是独自一人,有船夫建议拼着坐,女生满口答应,我也点头应可,但她还是没有动,最后,对方船夫对着我的那个船夫说了句:要是你船上那个帅哥再瘦一点,就肯定行了……虽是方言,但大体听懂了这个意思,当时就小郁闷了一把……接下来是去了聚龙潭,溶洞大同小异,摘草莓,再在西街街头吃了一份特色的晚饭,田螺酿,这是其中一个菜的名字;晚间和云云,晓晔,大黄一起去看了山寨版的“印象*刘三姐”,虽是山寨,却领略了一番“山,水,歌声,圆月,爱情”的写意图画,唯美至极。

4月12日漂流漓江,风光无限。晚上去看正版的刘三姐,却遭遇了暴雨,一行人全身湿透,只好包车回到桂林。其间将衣服落在车上,和原来的导游苏阿姨联系后取回——这里再次看出桂林人的质朴,这场旅行有很多意外,却不失望。回到桂林后,六人三间房,大体和骑自行车的分配是一样的。

4月13日去买鞋,买衣,吃“桂林人”等等,晚间去游了桂林两江四湖,无比美丽的说,然后亦发现了几个宝贝地方的宾馆,以后有钱了一定要住里面。

4月14日,晓晔回京,晚陪云云和大黄吃完饭后,送上了出租车,有点寥落。晚间送护士姐姐上车,回成都。回来就累得瘫倒到床上,睡到半夜,等熊钰睡了以后,又爬起来上了一会儿网。

4月15日,与熊钰游览了七星公园,拜了里面的观音菩萨,亦参观了七星岩。买了一件衣服,准备启程回成都。夜间,回成都,成到机场来接的,歇在城市客栈宽窄巷子店。

4月16日,去见了表弟,一两年不见,小伙子已在军营里长成了大人,谈话做事都已与以往不同。下午和他一起去武侯祠和锦里逛逛,小静作陪,晚间在盐府菜吃的,味道尚可。

4月17日,和成、小净一起去了金沙遗址,里面风景很好,不过可看之处不多,无外乎为古人的鬼斧神工一阵唏嘘。晚上云云带我去逛宽窄巷子,发现的确是“此地最成都”。

4月18日,和云云、麻子、老廖一起吃饭,打麻将……

4月19日,独自一人去了熊猫基地,然后去取快递,途中找到传说中的小谭豆花,晚间和小净一起吃陈麻婆豆腐。

4月20日,感冒加剧,一日不出门,晚间和小净一起去买蜂蜜,然后去春熙路看了《东邪西毒*终极版》。

4月21日,去温江,见过朱云,大黄以及大黄滴老婆,成签了约,老廖和麻子亦过来一起玩了一下午麻将,小赌怡情。中午的时候见过了西财的一位老师,也是刚刚从FIU毕业的,本科在西安交大,硕士在北大,博士在FIU,老师说该校的经济学很不错,有些分支可以排到全美五六十名,而且有几个牛牛的教授,十分欣喜。

杂记。札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