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毕业

不知道是否真的是后知后觉,还是说自己果然已是麻木的那种,直到昨天网购的时候填快递地址时,我才真切地感受到,我已经离开人大了,从此再也不能在收货人地址里面敲“中关村大街59号”了。

走过初中毕业时的平平淡淡,走过高中毕业时的烂醉如泥,大学毕业的仪式显得正式,庄重,繁琐,也深刻得多。一顿一顿的散伙饭,一场一场的道别,一次一次的寄语,一滴一滴的泪水,一份一份的拥抱,回首千帆过去,眼前清风袭来,有些词语就专为这样的时刻备下,像往事如烟,后会有期,像道别,珍重。

如此,便会回到那些曾在几次毕业季里被弹唱过多次的话题,有些人再也无法见面,有些诺言要很久才会兑现,《青春无悔》里老狼和叶蓓唱着“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在唱歌,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在走”,想必也只是美好的祝愿,实现与否竟不得而知。就好像如今,斯人早已不再是民谣的代言,而我们的青春也这样一去不复返。《东邪西毒》里桃花说:有些事情是会变的。

想起毕业的觥筹交错间,好像很多东西都可以释然,像误会啊,像偏见啊,像冷漠啊,种种都可以化为酒杯间的一句祝酒辞,或者干脆就是一杯无言的酒,这个时候,离别似乎更加能够让我们敞开心扉,无所顾忌;然后,坦诚之后便是长久的分离,天各一方,甚至可能是一生一世,都说聚少离多,没有不散的宴席,可这真诚的酒会,竟也是骊歌的前奏,离别,幸耶?悲耶?

想起来着实不易,四年呵,就这么一下子就过去了,回头望去的时候,好像总是遣憾会比较多吧。开始是不认识,后来是不明白,再后来是没有机会,最后就是连开始都没有过。所以,回过头去,会觉得胸腔里一堵一堵,像席慕蓉说的那样:无法一一地向你去说出。那些年轻的时光里,有些什么撩拨过我们的心弦?

一直以来,对于未来,我都喜欢用命途未卜,前路叵测这样的词语。是啊,前方是陌生的人,陌生的风景,还有陌生的故事即将上演。《圣经》里说“一切都是虚空,一切都捕风。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似乎所有的人都很难达到这样的彻悟,毕竟总想有一番自己的体会,毕竟这已不是那些看别人的故事,流自己的泪的年代。这样,祝福的时候就显得少了许多豪言壮语,而一路走好又显得太过萧瑟,还是“祝你幸福”吧,毕竟,欢喜的人生才是惜福。

闲下来的时候会想,有些故事可以重新来过吗?有些人可以重新遇见一次吗?有些情愫可以重新燃烧起来吗?

时间是王。

 

July 5, 200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