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十二月终

我不知道这样的状态是不是适合记录和总结,但总归要写一些什么吧,我决定不再在生日的头一个晚上码很多的文字,我决定不再在旅行结束的时候写很多的文字,可是这是岁末,365天又这么匆匆过去,人生一共两万多天,我总归要写一些什么吧。

2009年,好像主题只有两个,毕业与新生。

焦急等待录取消息的一月,二月,三月以及四月的前半部分,每天检查邮箱开始成为打开电脑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这个习惯迄今不变;有时候想,养成一个习惯需要多久?需要多久开始迷恋动画片,需要多久去熟悉一种咖啡的口味,需要多久去熟悉一种语言的表达,需要多久去明白寂寞和孤独真的不算什么?有些习惯最终成为习惯,往往并非我们刻意为之——有些时候是觉得难得因而要去珍惜,有些时候是觉得美妙因而要去重觅,有些时候是觉得忧伤因而要去逃避,种种原因,种种结果。在十二月略有寒意的细雨里,我在拉斯维加斯的大峡谷,看着那些在山头的黑色的鸟——我并不知道那是鹰还是什么——只是想知道是否他们世代都已习惯这样寂寞地生活。每天观看不同的游客,在自己寂廖的天空里,飞翔。

然后是四月底的桂林旅游。那是一段很好的时光,以至于我可以花很长的时间来回味和描述。同行的人们是兴趣相投的,同行的风景亦是美不胜收的。而从侧面看台看到的“印象*阳朔”也真实让我体味到了“此景只应天上有”的美好——圆月,水汽,山峰,江面,灯光,情歌以及些许的朦胧。于是我经常认为,倘若生活果真能像在阳朔的日子,如斯平静,如斯恬淡,如斯安稳,人生的情趣便也会增加许多。同样还有些小小的遗憾,不知能到何时再能重游故地……

五月和六月是分别的日子。照相,聚会,毕业典礼,我们的毕业生活看起来和以前的,和将来的都不会有太大的区别,难得的是,每一年的相同故事,总会由不同的人们将它演绎地真真切切,欲罢不能——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背后的意思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有时候看着那些合影照来回忆,总能想起好多的故事,将四年的时光充斥地满满当当的。读书的时候,总觉得日子好像就这么过了,好多书还没有看,好多单词还没有记,好多论文还没有读,好多PPT还没有做,一个学期一个学期就在那些通宵自习里,PPT模板上,永和豆浆和麦当劳的暖气包围中,咖啡馆的灯光下慢慢地逝去了,当初以为平淡的时光,事后回忆起来却是那般的难得与珍贵。七月的时候回过一次北京,在学校里遛哒,在711买炖品,在东门的天桥走过,听熟悉的吆喝,一切依旧,只是我已是故人。最是无情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七月和八月呆在家里,有好友来访,不亦乐乎。然而这样的欢聚在这样的背景下更多了一些离愁别绪。重庆夏天的阳光很灿烂,在我的记忆里,炎热的夏天从2002年起就是一个忧伤的季节。眼泪会像汗水一样丰富,情绪会像爆满的KTV一样丰富,而道别多过重逢。八月初离开家里的时候,我并不曾意识到这是我与外婆的最后一面,两月之后收到噩耗,竟欲哭无泪。

九月和十月是一段苦尽甘来的时光,每天只能睡很少的时间,抱着书睡,抱着书醒,想把那些知之不深的知识慢慢地熟悉起来,想从老师流利的讲述里明白更多的东西,开始的时候是一点都不明白,除了数学,微观和宏观的笔记都很少能有看懂。于是那些纠结啊,烦恼啊,痛苦啊,难过啊,就不断地袭来,纠结烦恼痛苦难过之后,还要静下来写难写的作业,读难懂的文字。而在第一次宏观考试以后,似乎一切都有些明朗了起来,开始慢慢觉得有些头绪了,开始觉得微观老师的课也比较有趣了,开始觉得只要多读些东西,多看些东西,再难的知识也可以明晰了。幸甚至哉。

十一月里并没有太多突出的情节,但是开始认识更多的朋友,开始有一些新的交流。生活开始归复于上课,图书馆自习,做作业,考虑午饭和晚饭吃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中间还夹杂着一周饥饿减肥以失败告终的小插曲。

十二月的丰富旅程是如今最开心的事情,如我上篇日志所说,认识了人,认识了风景。

 

by 北落

2009.12.31于Miam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