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8/10

春暮

春已暮。

诗人们在这个时节,要么欣然,“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要么怆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至于“遍寻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就是哀伤之后的欢喜——本来桃花还是桃花,只是山下的花已开尽时,这寺里生机盎然的几树便多了许多让人情不自禁的理由。汪国真说,生活,往往在对比中让你体会。常以为然。

翻翻上一篇日志,已是一月所写。仔细想来,也不知是平凡的日子乏善可陈,还是写英语敲中文已让我到了提笔忘字的地步,总归涌起想写些什么心情的机会,已是越来越少了。有些时候,些许感触,用人人的状态,QQ的心情,足以记录下来,需要长篇大论的东西越来越少,打字最多的时候,一个是作业,一个是QQ上和朋友们聊聊古人的事情,找一些吉光片羽,做一些遥远的想像。

近来越来越喜欢读史,慢慢体会那些古人的言行。且中国的史书,往往言简意赅,此间便多了许多可以发挥的空间。也决定这次回国,把上次落下的《史记》,一并带到迈城,聊以慰藉未来一年半的清苦日子。纵然政治家们说“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但好歹这姑娘已收拾妥当,素颜示人,然而,今人大可放心地品头论足一番,而不担心她有多少改变。这比起今天的情景,已是好了许多。至少罗玉凤不会突然出现,完败自己的常识。

整个春天,除了学习,还做了一件比较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健身。这几乎是从我长胖开始,我妈就在耳边唠叨,自己也数下决心,却一直没有践行的许诺。最终还是很庆幸自己坚持了一个学期下来,就像小叶同学2009年初在我反弹之时告诉我的一样,人瘦些,也要精神许多。昨天去Publix去称了一下,这三个多月,一总瘦下来了近20磅吧。体会一个道理,坚持就是胜利。

说到这里,还有关于这个的体会就是,读PhD真的是一件体力活而已。所有可以学习的知识都已脉络清晰,结构明显地放在那里,两年的taking courses更像是一个按图索骥的过程,至于个中有些断的链条,不明的方向,也就是此后三年Research中可以贡献一二的地方吧。

春暮小札。

 

by 北落

2010.4.18晚于迈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