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以后

从国内回到迈城已近一周,忙忙碌碌的样子,日子竟也过得有点仓促,驾照,买车,寻房,念书,写报告,还有些零零碎碎的种种,一件件事情接踵而至,刚开始想起来的时候,便觉得纷繁复杂,毫无头绪。于是,逃离了出租房里不能开大的空调和直射房间一上午的阳光,窝在图书馆冰冷的空气和独立的小房间里,细细地去捋清那些纠缠反复的事情,罗列,计划,去开始新的一年的独自生活。

 

如我曾和XY聊过的那样,我任何一段新生活的起点都是对于往昔的无限回忆,以至于恍惚中会有些小小的错觉,觉得回忆丰厚,今后的一切便会如同那肥沃的土壤上健壮的野草,从这丰厚的过往里疯狂地滋长出来,把单薄的以后装点的绿意盎然,宛若一个虚幻的夏天。其实也不是那样,我所拥有的只是当初不可重复的记忆,记忆里的人事兀自生活,兀自生动,彼时的温暖欢笑已不复滋润我贫乏的当下。

 

所以,当C说他不能回来见我一面时,心中还是有些寥落的情愫在萦绕,继而后悔不迭——原本是不该取消去J城的计划的。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所有的计划都是好好的,却忽然出现许多不相干的因素,最终不能如愿。这样的阴差阳错,小时即可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一笑而过,大了,就有“繁华正好,无常又到”的艰难。这一别,又是一年。《李米的猜想》里说,思念像一条蛇。

 

回家也见过许多故人,看起来大家都过得不错,纵然辛苦,亦有所成功。我一直喜欢这样的沟通和分享,人们殊途,却同样有着精彩的故事可供欢笑;人们艰苦,却依然有着美好的前程以资期待;人们分道,却仍旧有着珍重的祝福足以守望;我们所可以仰仗的,除了回忆,还有希望。

 

现在越来越喜欢看那些叙事的帖子或者博文,不是小说,没有激烈的矛盾和冲突,有的只是作者的平淡生活和偶尔的小小感慨——小叶的Space也成了我常常驻足的地方。这些文字往往平淡,叙事如同流水,但读来却如汩汩作响,如清泉抚喉。有时候偶尔会翻到自己初中时写的东西,那些极尽富丽堂皇故意为之的遣词造句,当时颇为得意,如今读来却汗颜不已。回头想去,小时候读李白和苏轼,总觉得李白词句大开大阖,豪气冲天,苏轼虽也称豪放,却词语拘束,平淡太多;后来才渐渐懂得,苏轼的平淡,是极尽了物事之后的大气,这份情怀,过李白多矣。

 

和XY在咖啡厅里聊天的那个晚上,有些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样回答才好。也许正如我在夏威夷用电话把ZY从深圳凌晨的微光中吵醒后倾诉的那样,其实,我贪的,是那份安安稳稳的感觉。这是我迄今可以得到的关于我身上种种问题的最终答案。

 

回家还有一些错过了的应该去见一下的人,比如潘宝。他不时在电话里向我说起他的创业,他的发展,他的失意,我也曾信誓旦旦地要回国与他详谈那样一份宏伟的计划。可是最终却不能成行,窘迫的时间。说实话,我喜欢他的QQ签名:宗教般的意志+初恋般的热情,这于我,都是越来越缺乏的东西。这份遗憾,许在来年弥补。

 

所谓的回家,是休憩,也是一次成长。远隔万里,有些情结愈发清晰,有些人事却恍如隔世。我坐上延误了四天的航班时,想起大学寝室对面的马列班班长的签名: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by 北落

 

2010年6月27日于迈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