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记

日志 – 写日志

昨天经过了八个小时的等待,终于把驾照的事情解决了,剩下的便只有买车与决定新租房间的地点两件事情了,于是,今天下午坐在图书馆里,好歹理清了接下来一两个月的计划,心里像是沾满灰尘的汽车在高压水龙头下透出的原来亮亮的外壳,纵然还有路途要走,总归带了些轻爽的感觉。

 

前些天和YJK打电话,很久没有交流过了,一说起来就是一个多小时,聊彼此周围各种各样的事情,聊对人对物的感受,也聊及对未来不大确定的方向,然后再约下等小汤回来之后确定相聚的时间。说起相聚,上一次我们几人见面,还是09年三四月份的时候一同去的卧佛寺,其间还说过惊蜇吃梨,一年便不会上火之语,攸忽之间,已是满载,大洋彼岸,是没有这些节气的。

 

有一份感触是相同的,就是对于若干年后再回去时的恐慌,怕自己渐渐丢失了那份原来的从容,怕自己逐步生分了早忆熟悉的人事,寥寥之间,竟也不得可解。三月份的时候和小汤打电话,谈及一些事情时,我便无可奈何地提过,这五年有余,时间太长,距离太远,凭你怎么努力,又如何能得?且亦不是害怕得不到,只是觉得这些事情,本该浓烈一些才有趣,才值得珍惜,而这时空交错,此去经年,再浓再烈,便也都被化淡了,倒不是一件美事。缘之一字,最是弄人。

 

从我自己的空间链过去,去看J的空间,彼时尚有日志更新,今天去看时,却又提示说没有开通空间。想起前几日的言语,这一开一闭之间,让人好生感慨。

 

这些天在Youtube上看新版红楼梦,不知道是不是版本不清晰的原因,总觉得光线不好,整个全是在一片昏暗之中。然后觉得背景音乐也让人不寒而栗,有人说这就是梦,当略清寒些才好,我却不以为然,枕上轻寒窗外雨,眼前春色梦里人。总该在梦里暖和欣然,才更觉梦醒后的疾苦伤痛,物是人非,欢筵散尽,这才是痛苦的来处。所以白蛇传里白素贞才要千方百记地要小青忘掉那个公子哥儿,忘字心中绕,前缘尽勾销,这是疗伤的法宝,也是解脱的出处。

 

说来却也勾起了原来读红楼时候的种种,想起汗颜,前前后后看了十来遍,竟也只是当初背熟了一些诗词,理清了部分的人物关系,近来看网上的帖子,才赞有人读书的仔细,将小说里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顺得一清二楚,以至于这个人在这一节说了句什么话,都能在后来的书中找到应证,方晓以前程老师讲,小说之中绝无一句虚笔,更亦觉曹雪芹的功底深厚,非后人可以望其项背。其实当初读红楼,最心酸的不是黛玉归天,倒是薜宝钗搬出了贾家之后,宝玉不知,仍去寻她,碰到打扫院子的婆子,那婆子说的一句,“以后也省得爷跑这一趟了”。倒底不解风情之人说出话总归实在很多,也伤感太多。后来也忘了这一段是曹雪芹所著还是高鹗所续,总之当初每每读到此处从掷卷嗟叹,黛玉是看透了盛诞难长的世间道理,不愿逢迎,然世人却爱薜宝钗的知书达礼,能应时景,到如今也没有变多少。

 

 

by 北落

2010年7月1日于迈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