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11

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写在2011春节

这些天,总会想起高二那个春节的某个下午,我坐在一个光线充足的网吧里,仔细地盘点流逝的一年,却不记得是否规划过将来。彼时的课业虽然繁重,却是心无旁骛,难得的平静时光,从那以后,似乎便是越来越少遇到。

 

我的2010年,似乎一转瞬就过去了。春季学期的三门课,准备两门Qualify考试,暑假回家一趟,小汤和堃姐来迈阿密游玩一番,秋季学期三门 课,感恩节和室友去奥兰多,寒假游芝加哥。回头看去的,尽量轮廓分明的一件件事情,其中的心情,却再难玩味。臂如学校里有杀人犯在逃逸时还得呆在图书馆空 无一人的顶层上自习的忐忑,臂如考完三门期末之后又连着准备两门Qualify时的那堆红牛咖啡还有精疲力竭,臂如在首都机场里找不到自己那只装满了给家 人礼物的行李箱里的懊恼,臂如第一次开着车带同学出去里的拘促……那些血肉丰满的情节经过并不太长的时间的洗涤,繁华褪尽,便剩下空空的故事标题,留给过 来人去回忆,留给未来人去想像。

 

而未来的一年,却不知道有些什么样的东西在等待着我?如此的心情已在生日的时候表达的淋漓尽致。不复多言矣。

 

一直觉得,如今的生活某种意义上对我是一种考验。我所仰仗的文章功底,我所擅长的滔滔不绝,在新鲜的环境里已然没有太多用处,恰如镜子,失去了光 源,也不复映照的功能。于是,把过往收起,从一无所有开始。老狼和叶蓓在《青春无悔》里这样唱道“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唱歌,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在走”。好吧,虽然这驿路景色早以不复往日的迷人风光,我依然觉得”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我所热爱的生活,我不曾失去过理想和希望,我一直坚持着奋斗和向往,我们的明天,该是怎样的风光无限,美丽非常?

 

每个季节都会有中意的句子,像迈城现在的气候——刚过立春,便已是要开冷气入眠的时节——每每都让我念起黄庭坚的那首水调歌头: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我欲穿花问路,直入白云深处,皓气展虹霓。只恐花深处,红露湿人衣”

 

最爱的便是这句“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昨日早上便被窗外一阵密集的鸟叫吵醒,睡意朦胧间,恍惚觉得又回到小时候屋外的黄桷树荫里,鸟啼绿意浓。

 

这样的心情,看起来,来月来年似乎都是一段还不错的时光。

 

北落

辛卯年正月初五 随意迈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