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不关风与月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李白*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

我想,很多年以后我都会怀念在迪斯尼的那个下午的那短短的几分钟。

 

刚刚从加勒比海盗的游览船上下来,漫无目的地闲逛时,无意中就看见隔街人攒动,熙熙攘攘,便凑热闹一般地奔过去看个究竟。四周的人们站在不宽的街道两边,而道路中间是一辆辆的花车还有一个个的童话人物渐次走过。我们并不在人群的最前面,只能在后面仰头探寻前面的风景。奥兰多三月已经炽热的阳光明亮着周围的一切,我看到灰姑娘和王子坐在南瓜马车上和众人挥手致意,便只觉得胸中澎湃,有泪要夺眶而出般不可抑制。等马车过去,人群也渐散,我在等同伴的间隙,仍努力地平复着刚刚汹涌的情感——我不该是如此的表现,既不是那个年龄,也不是那个场景。

 

我感动的那个瞬间和我平复的过程里,我的脑海里飞快地反复地掠过那些美好的字眼:永远,善良,幸福……那些童话里的故事,就以这样一种不曾被准备,不曾被料到的方式扑入我的眼帘——他们鲜活地向你招手,他们在阳光下温暖地微笑,他们从我们小时候一直幸福地生活到了现在,还将继续生活下去。他们也在向你展示,曾经,那些如孩童般简单的生活态度其实并不远,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善良终将战胜邪恶,王子和公主会在一起,而每个人好心的人都会美好地活着,不会老去。

 

席慕蓉说,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常常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我想,感动也是这样吧。

 

必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像我们一行人仍在园子里等到深夜,看那无数人推荐的Show,一样的童话人物,甚至还多了灯光,甚至还多了音乐,但是却不曾有当天下午感动如斯了。我们的心是否真的在一年年地坚固,以至于那种彻头彻尾的感动,需要在我们不曾防备的时间里,才能敲醒那脆弱的心灵?

 

我念旧。所以会很愿意和老朋友们常常见面。他们是过去生活的见证,相处太久,彼此熟悉,嬉笑怒骂都恰到好处,难得的除了那份时间酿出的醇香,还有与过去时光的生动联系。与他们的见面,会让人觉得我们可以战胜时间的流逝——除了自己,还有他们目睹了那些前尘往事,喜怒哀乐。他们可以跨越很久,历久弥坚。

 

好比那些动画里的角色,陪伴着我们走过了无知的孩提时代。事隔多年,他们突然出现,带着曾经熟悉的表情和容颜,一切世事,仿佛回到原点。我们犯下的错误,可以被更改,那些时光的盗贼,也可以被收买。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感动如斯,是以为记,字亦难言,不知所云。

 

 

北落

 

2011.3.19于迈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