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南去人北望——写在王菲5.27演唱会之后

太过磅礡的情感总是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解释清楚,并不一定是因为它复杂,因而需要抽丝剥茧的细致;有时候,仅仅是因为它太过混浊,需要等待时间的力量,粗鲁而模糊勾勒出不同组成的轮廓,过程如同等待一杯自然分层的溶液。

南京之行,夹杂着与旧友略览金陵的喜悦,故地重游的感怀,便是这匆匆一瞥之间的亮色。

然而,八天过去,我只觉得感动有很多种,在迪斯尼乐园里看到王子灰姑娘时的热泪盈眶是一种,而这一次,被歌声勾起回忆漫天,奇妙异常又是一种。

事实上,对于如此一场惦念许久的演唱会的到来,我的内心一直不曾有过特别大的激动。和沈晔同学聚首南京,和翁同学小别再见,夫子庙重游,玄武湖散步,如此种种所带来的波动都要比期待演唱会本身要来得猛烈得多。或许是潜意识里觉得不应该像这样,座位右边是赤膊的猛男大叔,左边是全场沉默的中年妇人。

但是,感动并不摒弃落寞,仍然在《红豆》的前奏里如约撞击着我的心灵。然后是《乘客》,然后是《矜持》,然后是《传奇》,然后是《人间》……我并不是良好的讲述者,其间光影变幻,花车银树,华服佳人已不能一一描摩清晰,徒剩下满怀的情愫沉甸甸地被带离了舞台。

我是喜欢“细水长流”这个词语的,有着世外桃源流水潺潺的美好想像,有着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幸福安祥。可是,当这些美好幸福变得可望可不及时,我们之于生活——抑或爱情——便开始变得卑微,而卑微之后,猛然发觉时光流转,斯人已逝,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企及最初的奢望,绝望之时的难过便会涌上心头。

于是,我想起2002年的时候,有一个短篇小说的题目叫作《爱如烟花,只开一瞬》;

于是,我想起多年前某个热闹的雨夜里,听电话里传来的并不清楚的《乘客》;

我觉得好像有些事情终不能遂愿,前途叵测,命数未知,努力想把脚下的每一步走直,而回头看去,却净是弯弯曲曲。

当全场都在一起唱《人间》时,我又觉得这好像是对之前的种种豁达的诠释:


风雨过后不一定有美好的天空 不是天晴就会有彩虹
所以你一脸无辜 不代表你懵懂
不是所有感情都会有始有终 孤独尽头不一定惶恐
可生命总免不了 最初的一阵痛
但愿你的眼睛 只看得到笑容
但愿你留下每一滴泪 都会让人感动
但愿你以后每一个梦 不会一场空
天上人间 如果真值得歌颂
也是因为有你 才会变得闹哄哄
天大地大 世界比你想像中朦胧
我不忍心在欺哄 但愿你听得懂
但愿你会懂 该何去何从

我笨拙地再一次搅混了刚刚沉寂了八天的溶液,然后静静地等待它的再一次沉淀,抑或,蒸发。

北落
2011年6月5日 遥忆金陵于云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