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2011六月出游小札(一)

这个时候,我坐在人中区水穿石咖啡店里,仔细回忆六月共计十二天的行程,盘点个中滋味,午后的阳光斜照进来,时光仿佛回到几年前仍然是这个学校一名普通本科生的岁月——时间缓慢地流逝,日子恬静而惬意。

昨天我想,明年或者以后很多年,我再来北京的时候,就不必再费劲要住在人大附近了。所以当年一起成长的人们都渐次离开,中关村大街59号,从2011年7月起,将正式成为一个符号而长久地驻守于我内心深处,同“母校”这个词一起固化下来。我们曾经风华的岁月,逐渐尘埃落定,留待多年以后故人觥筹交错间被轻轻地忆起。

此情可待成追忆。是以为记。

6.8—-6.11在成都

我在想,是不是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那么一两个人?你嬉笑怒骂,你变化无常,他都淡然地微笑地站在那里,像一座丰碑,像一种图腾,使你不管相隔多久再见,仍觉得内心平静,“岁月静好”。这样的人,是否遇到一个便是耗尽了所有的前世的积福?

与高中同学的见面总是带着轻松与愉快的。那些熟悉的面孔,亲切的乡音是一段怎样重复也不觉厌倦的MV,美妙而熟悉。想起微薄上的段子“只有陪你一起二过的人最珍贵”。我想我有这样的一群人们。时隔多年见面,仍是不断地打趣彼此而不致过度,还是会把各自的故事互相提及而不致乏味。我们在乐山脏乱的街头吃烧烤喝碑酒,我们在悲怆的歌声里恶俗地吃了烤韭菜,我们把玫瑰买下来送给某人却不因为爱情……凡此种种,难得的是那份随心所欲却不逾矩的默契,而这份默契,是经过时间沉淀的之后的精华,催促不得,强求不来。

站在乐山大佛的附近,看三江交汇之处,我悠然地想起看过一句话“真希望突然被同桌拍醒,发现自己还在高中的物理课上,老师正愤怒地等待我回答问题”。这些年的种种,统统成梦。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北落 2011.6.20笔于人大中区水穿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