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2011六月出游小札(二)

6.11-6.13在北京

航班其实是很早就定下来的,6.11日中午12点。 早上睡到8点半的时候,模模糊糊地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国航在清晨5点半的时候发了一条航班取消的短信。于是一番折腾,改到中午1点。

和C,小净一起在宾馆吃过早饭,我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分装要留下的物品,忙忙碌碌间,失落也一览无余。有时候,你会想念一个城市,大抵是因为这里居住着的人们正在,或者曾经共享过你或忧或喜都弥足珍贵的记忆。我记得第一次看“对一个城市的牵挂是因为故人犹在”之类的话语是在中考复习的一篇阅读文章里,原话很动听,作者还很有名,但已不复记忆,只是记得在老城挨着山坡的教室里,夏日如荼,蝉噪不断,而我读到此文时如凉风拂面的感动。

有些情愫,初见别人感慨时,只觉美丽异常,却不能身临其境。等待很多人事沧桑扯掉那朦胧面纱,才觉得彼人彼时的感慨,不是美丽,而是那些词语言之灼灼,亦是生活写照。如同读好文章,初时只喜它词藻华美,韵律悠扬,而后才会觉得词语只是外衣,或华服或褴褛,而美好,是那衣下的胴体。

在离北京还有20多分钟的时候,机上传来广播,北京天气原因,迫降石家庄。而后得知,小汤的航班也被迫降在太原。那个时候,我想,即使是提前三个月就定好的事情,也是会变的。后来回想起来,这句话似曾相识:《东邪西毒》里桃花死前对着黄药师说:有些事情,是会变的。

不同的际遇,却使人们有着相似的感悟。

12日的小聚,如同所有聚会一样,是喧嚣而欢乐的。有久别重逢的喜悦,也有此去经年的感慨。听着周围熟悉的声音在讨论着房租和户口这些我并不熟悉的话题,亦觉有趣。我们喝酒的时候,不断地寻找着彼此的共同点:英语分级考试级别一样的喝一杯,三环以内的喝一杯,外企的喝一杯,十号线上的喝一杯,落户天津的喝一杯……凡此种种。

晚上我和沈晔喝完粥,独自回到宾馆,翻看龙应台的《目送》,便想,再过五年十年,我们这样同喝一杯的理由,还剩多少?

13上午去了雍和宫,一样的人潮,一样的烟火,时隔多年,我想这里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只是这香火缭绕里那些沉甸甸的愿望,却天天年年地不停变幻着。

晚间和宝宝同学吃饭聊天,得知他也要出国念书。想起2006年,我听他讲爬山,讲自由人户外运动;2007年,我听他讲社会调查,讲统计难学;2008年我听他讲GRE复习,讲出国留学;2009年我听他讲咨询培训,讲创业梦想;2010年我听他讲托福考试,讲重启留学之路;时至今日,我听他讲身体保健,讲金融学,讲未来期许……我喜欢和他交谈,两年没见,滔滔不觉,他所知晓的,大部分是我不曾接触的领域,这个喜爱户外的人,令我感到人的理想可以丰满,阅历可以丰富,而我想,他的见识也必将丰腴,成果也必然丰硕。

我渴望这样的人们带我领略未知世界的精彩。

13日夜里,启程去大同,山西之行始。

北落

2011.6.20午后初笔于人大水穿石

2011.6.21晚再笔于云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