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1/12

新年小记

飞机到达北京上空的时候,我看着天空下的北京城灯火通明,不由得就想起柳三变的那句“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此情此景,竟也有磅礴大气之感。

 

回顾过去的一年,我一直认为,2011的下半年,是我自高一以来,过得最为轻松和惬意的一年。课业已趋完成,科研尚未深入,闲暇多过忙碌。一种懒散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年末,以至于我自己都觉得不太像话,和众多同学交流一番,便一起报了次年CFA的考试——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多读点书,多学点东西总是不错的。

 

这种懒散的状态导致我整年生活的乏善可陈,除了弄清了全球主要的酒店连琐和航空里程计划并试着用过几次外,最大的亮点也就是年尾的两次出游吧。

 

新年的外出计划周密,风景悠美,更多的像是在陶冶性情,开阔胸怀,另起文字,表过不提。

 

春节回国一周,却令我收获颇丰,感触良多。

 

起因是想回去看一看身体渐弱的外公,天时是今年春节在一月下旬,开学也才第三周,各方面都不太繁忙,地利是国泰和United的奖励票都很轻松地兑换到了,人和是老板和TA的老师都非常地好说话。种种因缘,才有这次短短的回国行。

 

临回国之前,在网上定了两套书,一个阴法鲁编的《古文观止译注》,一个是《朱鎔基讲话实录》,前者是经典重读,后者是向往已久。有时候觉得见过的人事越多,越复杂,越是觉得古人的话字字珠矶,读来口齿留香,如坐春风。煌煌千年,这片大地上的种种都被记录在那些只言片语间,读去总有厚重感。

 

我一直觉得,幸而为华夏子孙,能传承这五千年的文明之火。任何一个人,背负了数千年的历史,总会变得平和与谦恭。我们所需要的,有时候仅仅只是背负这份历史的自知和勇气,然后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外公的身体比暑假时见又要差了一些,但总体要比前两个月在电话上听到的情况要好上许多,毕竟已是耄耋之年,需要小心服侍。关于他们这一代人,除了勤奋,我也觉得曾子墨讲得很对:好像确实要比我们更加懂得奉献。

 

两件小事为例。

 

暑假回国的时候,探望大外婆——我外公的嫂子,一个将近九十的老人,因为白内障的原因,看不清东西,听力也已不太好。她在屋外的凳子上坐着,因为不能帮着儿子下地劳动,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着:“像我这样天天坐着,也不能做什么,哪里还叫个人嘛”。这句话时常在我后来读到关于讨论中国人勤奋是中国经济崛起的原因之一时不停地回响在耳边——再没有别的话语比我听到的这个老人的直白句子能更好地诠释着“勤奋”的意思了。

 

外公仍然坚持着他作为会记的本行——经年累月的记帐工作,哪怕是几块几毛的菜钱,也事无巨细地写到帐本里,年底还给了我一份决算表,表明今年收礼多少,支出几许。看着自制的表和上面的数字,我莫名有些感动。

 

也许,正是他们这一代人对于工作和生活的认真、坚持以及奉献,才最终使得这个国家从最初的羸弱中走了出来,所以,“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

 

另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是和L同学有一次愉快的coffee time以及江边漫步。老友相聚,轻言细语,往事依依,前路漫漫——这种心情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沿江散步的闲情雅致也并非可以信手拈来,最难得的是此时此景,斯人斯事。

 

临走前和几个在北京的同学聚了一餐——算来也都有两三年不见。 其间听闻各种趣事,觥筹交错,交谈甚欢。举杯共祝,愿能各尽所能,常聚常乐。这份酒里于己来讲,也多添了份对过去半年散淡生活的自责,惟扫净懒闲,以韶光换华服为愿。

 

祈国泰民安!

 

 

北落

 

于迈城

2012.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