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岁末

从上次返美之后就没有再动笔写下只言片语,时间不紧不慢,转眼又是岁末年初,因循旧例,理纷繁,说旧事,拂尘土,迎新年。

 

一 狗

丁丁的到来,是2012年最重要的事情。

在三月春天的时候,我内心“要养一条狗”的愿望空前地强烈了起来,便在网上四处查看狗和品种与特性,顺带着也搜索了回国时带狗进飞机客舱的各种解决方案和注意事项,最后选定了Toy Poodle(玩具贵宾)这个品种:一半是因为它聪明的脑袋和不易掉毛的生理特性,一半是因为它玲珑的体态不至于在今后的飞行中受到进货舱的待遇。

寻找一条狗花费了好几天的时候,而真正决定的时候却没有太久。某天在网上搜索的时候,刚好看到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户人家里有五条小狗出生,便立马短信询问,第二天就去狗主人家里拜访,看一看小狗。到了对方家里才发现原来是一幢临街的大房子——我称之为豪宅——并不是街边令人生厌恶的小狗作坊,我看到了丁丁正在小篮子里和另一只一起呼呼大睡,似乎并没有要睁眼看我的意思,它的亲生父母倒是热情地在我脚边转来转去,在我抱住丁丁的瞬间,我就决定要带它了。于是交定金,定来接的日期。

二零一二年七月初,丁丁入户——这是我生命中值得纪念的时刻。

TingTing

迄今为止,我仍然觉得我对它的热情将旷日持久,并不曾衰减。在看着一个生命从幼小走向成熟的过程中,我能更好地体味责任和呵护的意思,而它的表现也同其他的犬类一样无一例外地诠释着什么叫做依靠与忠诚。

有一个新朋友的加入,这是2012年最重要的事情。

 

二 旅行

2012年的我拥有过许多种类型的旅行,走马观花和漫步深巷,短暂的和悠长的,有趣的和乏味的,同行的与孤独的,繁忙的和安宁的。

一直觉得,旅行的意义其实不是表面上的那样阳春白雪,更多的时候,旅行是下里巴人,是琐碎的计划,是辛苦的行程,然而,我亦觉得,旅行,如同大多数的艺术一样,大俗的,往往也大雅。

旅行的意义在于见识未知的风景,了解未知的人们。

当我看着大岛(the big island)上那不胜枚举的风景——尤其是那惊涛拍岸的海港,我深深的觉着造物的神奇,自然的梦幻。

我自小在江边成长,见惯了波澜不惊的江流,却不曾见过波涛汹涌的海面。我以为,江与海最大的区别在于,人们能够轻而易举地窥见江对面的情景,而无法领略海对面的瑰丽。这是好事,也是不足。好就好在,能够预见的未来永远都是可以企及的目的,不足在于,失之朦胧的目的便不复未知的诱惑。我感激,在这样的矛盾里日复一日地生长。

事隔三年,仿佛昨日重现。

三 变化

这一年里,我有着诸多的变化。

其一是我变瘦了。伴随着热量的控制以及持续的锻炼,我是切实地瘦了下来。从2012年的5月到2012年的8月,整整27斤的减肥成果让我自己也颇为惊喜。

其二是过了CFA Level I。这本不是一件值得着墨的事情,因为后面还有Level II和Level III 需要更多的努力,但因为这个考试是我在全年缭乱的旅游行程和12月繁忙的mileage run的间隙里完成,它的通过便颇有些忙里偷闲的味道,结果也便多了一番值得玩味的乐趣。总之,这是让我很高兴的一件事情。

其三是正式地成为了PhD Candidate,经过初到美国头两年夜以继日的学习之后,研究和写论文的日子节奏突然地慢了下来。也许是专业的缘故,也许是导师的平和,三年级开始,我发现我的博士生活少有别的专业同学常有的压迫和忙碌——每天去不去学校,呆在学校多久,见不见老板,论文的进度,通通都是自己决定的,学术生活惬意到让我若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这也是促使我提起CFA Exam的原因之一。

生活,看起来很不错,过起来也很好。

 

四 关于未来

我向来反感网络上毫无来由的抱怨与不切实际的批判,“公知”与“精英”们一边将国内生活不负责任地形容成人间地狱,一边将大洋彼岸异想天开地描绘成世外桃源,更由此引来若干愚蠢的共鸣。殊不知,环球之中,彼此一般。往往用来批判一边的事实,挪个窝,就成了赞美另一边的论据。一味地埋怨社会不公,人心不古,失却拼博的动力,丢弃希望的源泉,最后无非是历史的一颗尘埃,与别的尘埃一起,或许纷纷扬扬一阵子,然后就散了,也就静了。而在这尘土纷扬之中,迷了双眼的人最不值得。

关于未来,我一直喜欢食指的那首诗——“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是因为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它有穿透历史风尘的睫毛,它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我怎能不快乐?

 

酒醉胡言,不知所云。

 

北落

于迈城

2013年2月10日,农历癸巳年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