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记之杂七杂八

自己最近忙得不可开交,各种任务的最后期限接踵而至,新闻里美国的四处爆炸,国内地震重来,纷纷让人心情沉重。昨天在车上想到日期,离我去年五月初从纽约回来差不多也整整一年了,也就是说,如今离我决定开始减肥健身已经快一年了。一边对不负当初设定之目标而庆幸,一边亦觉时光如流水,个中感慨,不由抒发一二。

 

(一)

 

如果要认真地做一个回顾,我的胖起源于小学时候的某一个暑假。一种完全依靠番茄鸡蛋汤和白米饭作为起点的肥胖由此陪伴了我将近二十年。其间屡屡下决心要去减肥,但总是由于各种理由而失败。因此这一次的小小成功多少有些惊喜的味道。

 

从2012年5月初到7月中旬,每周健身房跑步四次,每次4-5 mile(6-8公里),每次持续40-60分钟,饮食上每天(除每周一天的Cheating Day之外)的热量摄入上限1200大卡。这种记录在头一个月的时候甚为详尽,坚持做到了只要进入我嘴里的东西,都会在软件里面记录相应的热量。但是成为强迫症非我所愿,于是过了头一个多月之后,由于对于各种食物的热量大约心里有数,记录起来就相对粗糙,但仍然坚持下来了。这样到三个月的时候,也就是7月中旬,已经成功减掉了28磅(25.2斤)。

 

但是我不想要那种“竹杆”身材,既不健康,也不好看。于是在7月中旬搬到了新的住址后,便暂停了跑步,进入了健身阶段。开始跟着P90X这个90天健身计划的光盘进行训练,由于体能的不足和缺乏锻炼,断断续续地练习了3个月,只是达到了做熟动作的程度。便即使是这样也感觉体能比之前要好很多。

 

接下来的10月中旬到2013年1月初,接连碰上生日、CFA一级考试,夏威夷出游,便没有进行系统的有计划的训练,只是稍微注意了饮食,一周有一两次跑步而已。保证了体重没有反弹。

 

从夏威夷回来以后,一边开始了新的学期,一边也开始跟着Insanity这个60天训练计划的光盘进行训练。即便是练过P90X,我第一次练Insanity的时候还是差点没有撑住。而整整第一周,基本处于热完身就累到不行的地步,如此情况,到第二周才开始缓解。整整60天下来,除了过年那三天正好碰上这个计划的恢复周,中断了三天,其余都一次不落地锻炼了下来。令人奇怪的是,整个过程结束,体型的变化不甚明显,体重甚至还略有增加,体能增强不少。后来分析体型变化不大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其间并没有太注意控制碳水、脂肪、蛋白质三者的摄入比例。由此也证明,健身是一件远比减肥更加困难的事情。

 

令我欣喜的事情在于之后的跑步。练习完Insanity这个号称锻炼核心力量的计划之后,我自我感觉跑步的水平有一个质的飞跃。从3月初到现在,跑步之于我已经成为轻松而又愉悦的一个过程,完全不复有去年减肥时跑半小时便上气不接下气的状况。现在往往还能在跑完1万米,或者8 mile(12公里)还有加速冲刺的余力和信心。

 

(二)

 

整个过程下来,我开始觉得,人生最美妙的事情往往就是不断达到以前不曾达到过的良好状态。跑得更快,力量更大,身体更加健康,精力更加充沛,而这似乎也正是体育的妙处,也正是我过去二十年未曾体验到过愉快经历。

 

我记得去年在健身房里看到过一个标语,很有触动。大意是说“身体变得健美并不是奇迹,而是科学”,然后旁边写着3500大卡=1磅——可以被计量和等量代换的变量是多么地让人觉得亲切啊!

 

撇开这一点再多讲一句,要说留学这些年到底学到了什么东西。除开知识,也许习得最多的就是“不怕”。一个以前想都不敢想,永远在计划之外的选项,经过仔细的计算、严密的规划,便能够成为一个触手可及的结果——我们的恐惧往往来源于无知和不愿探究真相的懒惰。

 

同样是这些年里,对于层出不穷的情感宣泄类阅读越来越无感,对于科普、历史、经济等内容却愈加喜欢起来。

 

说起来,古文诗词一直是我情感寄托的所在,古人数千年的雕琢把文字与思想情趣结合得天衣无缝,令人赏心悦目。小至深闺情怨,大至齐家至国,无所不包,常有共鸣,其中又以“赋到沧桑句便工”的作品最为感怀;现当代的作品里,得以遣怀的却是那种有着历史情怀的作者写下的作品。如果这拥有历史情怀的作者还有些理科背景,便如同醇酒中又多几缕幽香,更加沁人心脾,暖人口腹。历史情怀一节,最近的例子要属齐邦媛先生的《巨流河》与龙应台的《大江大海》,读毕二者,天壤之别,高下立判,前者之对历史和人的温情,远非后者可望其项背;理科背景一节,究其原因,古人没有自然科学的背景,对于世间万物的变化要么仅限于描述现象,如“月有阴晴圆缺”,要么全赖于纯粹想像,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前者是没有偏颇的客观描述,后者是心领神会的天马行空——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候的,心照不宣,一目了然;而今人皆承认科学之妙,也习科学之理,但有人著文一方面想结合实际,借力发挥,一方面又罔顾科学,强行比喻,此类文章竟是难以卒读。

 

不亦悲乎?不亦乐乎?

 

 

(三)

 

前几天每晚翻几页《历史研究导论》,再想一阵子。窃以为这是一本相当不错的书,并不是说它释疑解惑到何种程度,而是它将我对于历史的诸多困惑以直接、简单的问题连续地问了出来,促人沉思。 有时候提问本身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好的问题诱我思考,在思考的过程里就理顺了思路,于混沌中窥见一丝亮光。

 

对于哲学,对于历史,我们的知识往往捉襟见肘——世界历史纵横交措,正史野史泥沙俱下,诸家观点大相径庭——但问题却总是要去思考的。这种思考就像服药——明知道药是苦的,有时候还会有恶心头昏嗜睡的副作用,但仍然要坚持服药——这种药,治疗的不是无知,治疗的是愚蠢。不记得有一句话是来源于我听过的网络公开课还是本科时某位老师的开场白,大意是说对于哲学和历史问题的思考是危险的,因为你一旦思考了,就会陷入痛苦,而且再也不能回到你没有思考这些问题时的状态了。

 

古人说,人生识字忧患始。大约也有这个意思。

 

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而更重的在于,我们可以不依靠翻译而直接阅读古人的文字。三五岁的孩童能够将千年之前的词句轻易吟诵并理会其意思,这是一种得天独厚的优势。这种对于历史的直接接触理应对我们产生一些更好的影响。我想到这些更好的影响或许是平和的心态,积极的人生,冷静的观点或者无畏的气慨。——所谓历史感,是对自己和自己所在的环境在历史中地垃的认识。

 

我的内心一直是积极的。纵观我们本民族的历史和世界的历史,和平与发展并不是一蹴而就并一成不变的,总像是风雨之后的彩虹,黑暗之后的晨曦,暴雪之后的暖阳,难得而可贵。古人讲“宁为治世狗,不为乱世人”,粗俗的对比有着经时间验证的简单而深刻的道理。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发展、前进并越来越好的时代,这个过程中的问题、矛盾可能会尖锐,可能会复杂,但远不至令人绝望的程度。刚愎自用的乐观固然不可取,愚不可及的悲观同样应该唾弃。范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国士之典范,为国为民计。均不似今天的悲观渲染者总夹着私货。

 

有问题就解决问题。

 

寥寥数言,难尽其意

 

 

北落于迈城

2013.4.3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