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0/15

添酒回灯重开宴

已经搁笔两年多了,生活起起伏伏, 竟是想不起自己还能够写写划划,把人生的过往点滴记录。大约是一边觉得那些兜兜转转的小心思,不再匹配白云苍狗以后的年纪;另一边又觉得关于未来我曾想像的那些恢弘巨制,如今早已散落,不知从何处去拾起。

 

一个人的时候,倒一杯酒,把心里头珍藏的情节反反复复地玩味,给今天的自己,讲昨天的故事。

 

四月的时候,我去了一趟香港。在黄大仙祠里求了签,求姻缘。签文是“杯弓蛇影”,解签的师傅说这是雨过天晴的意思。

 

六月的时候,我又去了一次香港。和两个好朋友一起,爬山、购物、健身、喝酒,把体能几乎耗尽,想把自己那些恼人的情绪全部扔掉,事实证明,效果不错。再回到酒店时已是苟延残喘,却出人意料地睡了两个月以来第一个好觉。

 

整个五月的痛苦与挣扎,也就慢慢地淡去。

 

想来,解签的人说得不对,四月的签,大抵只应了一个“虚惊一场”。算起来,这之间的心绪纷扰,如Ammu所说:你喜欢的,不过是你脑子里想像的那个形象。仔细地盘点一下,似乎也没有什么错。缘起缘落,似乎都只是我一厢情愿地兴风作浪,而对方不过是半推半就地随波逐流了一把。

 

如今只是,波平海宁,各安其所。

 

北落
2015.7.30于天津

 

ferries wheel